一千零四番-沐哲

自娛自樂。中二病。

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O<-<

--

蘇沐澄不剪短髮。
他怕他自己難過,怕葉修難過,更不希望他們的難過讓那個人難過。

小的時候,身體還沒有發育的那麼全,白軟軟的臉,他和哥哥兩個人在孤兒院裡,只要看到他們就知道他們肯定是來自同個家庭。皮膚白白淨淨,深邃的眼窩,水汪汪的亮眼,又濃又翹的睫毛,小巧高挺的鼻子,微翹的薄唇。還有在脖子上的痣,一人一顆,不偏不倚的長在同個地方。小時候兩個人都短髮的時候,還會有些分不出誰是誰。那個人走得突然,等到蘇沐澄和葉修終於有時間整理那個人的東西,看到了這張短髮照片。葉修輕輕蓋住了蘇沐澄哭泣不停的雙眼,自己也撇了頭不看那張照片。

「哥哥...」「沐秋」

就當,他只是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旅行。

「「一路順風」」

评论(3)